因为他们,春天不远

元宵闹花灯是传统习俗,为何而来?据传对远古的祖先而言,看到火就等于看见温暖,看到在残酷的自然里生存下去的希望。千百年后,农耕时代的先人们把这种对火光的渴望转化为对于美好生活的憧憬。 于是在一年的始发,上元日这一天,人们点燃一盏灯火,驱散整个漫长冬季的沉闷和严寒,由此,也开启了一年的希望和温暖。在一片温暖的灯火中告诉我们:你看,漫长的冬季结束了。

新冠肺炎在寒冷的冬季肆虐,而白衣天使们就像一盏盏灯,打败病魔、驱散寒冬,给我们带来希望与温暖;有了他们,春天还会远吗?

如果能消灭病毒,我不惧地狱!

2月8日 星期六 天气阴

国家医疗队队员、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殷俊

武汉金银潭医院ICU

今天是元宵节。我们在疫区度过。

2019年的冬天,很多人因新冠肺炎而没能熬得过。现在已经立春几天了,天气渐暖,我想,抗疫的春天应该也要来了。

我所在的ICU病房,是个“周转”很快的地方。有时候今天值班看到的患者,下次值班可能就看不到了,那些生命可能突然戛然而止。但希望总是有的。

我照顾的病人中,有一位24岁的年轻姑娘。她插着管,上着呼吸机。呼吸机上参数很高了,但她的血氧饱和度还是很不好。医生决定要给她翻俯卧位。

以前在自己科室,翻俯卧位是件很轻松的事。但在这里,这成了一个“高难度”动作。全身武装的我们,像只大笨熊不说,每一次的用力操作,汗水都会在防护服里不自觉地流。每做一个动作,我们也都不得不停下来深呼吸一下,不然自己就窒息了。

为了完成这个动作,我和两位女医生,一位女护士,四人花了半个小时,才给患者安全的摆好了俯卧位,助力患者的血氧饱和度慢慢上升到95%。

看着他,我就想,多年轻,她还有很多美好的世界等着去看,希望她能挺过去,从此劫后重生。是的,希望总是有的。记得我第一天来照顾的一位大叔,他已经解除重症监护,回普通病房继续观察了,不出意外,再过不到两周的隔离观察,就能出院了。

现在,火神山医院、雷神山医院、方舱医院已启动,全国各地的医疗队伍,也在往这里集结支援。这里的希望,会越来越大。好消息,也一定会越来越多。

人们都说我们是白衣天使,我特别希望自己就是天使本使,能消灭所有病毒,给人间带来健康和快乐。如果能这样,就算要我们去地狱又有何惧!

这是生命无声的呼唤

2月7日 武汉市新洲区中医院 晴

李玉红 青海省首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、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

清晨,起床洗漱完毕,简单吃完早餐,乘车前往医院。通过医护人员专用通道,进驻各自的病区。清洁区更换洗手衣,做好防护,准备就绪。

汪元俊副主任、吕荣华副主任,以及我和同事们,先在缓冲区医生办公室回顾前一天的收治患者,详细分析患者的信息及影像学改变,病区的重危患者和轻症患者做到心中有数,商量诊治方案。穿戴好防护服和护目眼镜,进入隔离区瞬间感觉海拔上升2000米,说话、走路胸闷气憋,很多女医生和护士开始太空漫步,动作要轻柔缓慢,但大脑要敏捷,思路要清晰。

查房开始了,先把病房门从侧面轻轻推开,等待1~2分钟,走进病房窗旁,开窗通风,轻轻走到患者病床侧面询问症状,体格检查并记录,还要了解患者生活情况,鼓励患者增强康复的信心。由于患者全都为确诊患者,他们情绪低落,不善言语,甚至有些患者焦躁不安,透过他们的双眸,使我们更加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,这是生命无声的呼唤,需要我们拯救。当日病区共有患者28人,均为明确诊断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。由于患者较多,病史及病情变化复杂,我们自带纸笔,一一记录,谨慎对待每一位患者,来不得一丁点的大意和马虎。病区的隔离通道基本都用玻璃隔断,记录的医嘱通过玻璃墙的两两相望传递或者是用对讲机传递。查完房,这时新入院患者陆续进入病区,每个患者都带有“肺炎神器”――胸部CT。根据病史、症状、体征,通知医嘱,进行诊治。

在任何病区,最辛苦的非护士莫属。他们不仅要完成日常护理工作,还要承担隔离患者的生活帮助,送饭、清理衣物……其中有位年迈的患者食欲不佳,医院食堂的饭菜不合胃口,想喝家里的稀粥,护士通过各种途径给患者送去稀粥,送去温暖。

没有一个人天生就很勇敢。在这“单链RNA”的笼罩下,我们的队友仍然迎难而上,不畏艰辛,不畏病毒,或许有人会问,是什么支撑我们的队友这样做呢?毫无疑问,“战友”们都怀着崇高的信仰,“敬佑生命、救死扶伤、甘于奉献、大爱无疆”。武汉加油!武汉必胜!

妞妞:等爸爸回来用私房钱请你吃牛排

2月7日 天气阴

刘远桥 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

湖北武汉金银潭医院

今天妞妞给我写了一封信,忙完之后静下来细看,感慨还是女儿好,字里行间对我的担心、挂念、期望之情,如涓涓细流,浸润我的心田。回想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,我8月中旬从灾区回来,当老婆抱着还只有两岁多的女儿在人群里接我时,我在队伍里伸出双手朝向女儿,她似乎还不懂得什么是分别,仿佛爸爸只是离开了几天而已,对我没有什么回应,拉着妈妈的手就要离开,任由我跟着队伍走远。而这一次,女儿大了……

出发的那一天是24日,大年三十。听到要被抽调的消息后我要出门,老婆在卧室里吼叫:你莫冲动,不准去!我没理老婆,出门后,手机便响起来,老婆在电话里叫嚷:你都四十多岁的人了,该参加的任务都参加过了,你还拼什么命?我径直听着,直到她慢慢变成哭腔。电话那头,传来妞妞哭叫的声音:爸爸,我不准你去,你知不知道病毒有多么危险?我不准你去!无论我怎么劝,妞妞就是不听,无奈我只得挂断电话。这时,我也不禁有了一丝疑问:我是不是冲动了?我是不是应当多考虑一下家、多考虑一下女儿?整个培训,我在一片混乱思绪中过去的,老婆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打,我一个接一个地挂。不过最后我决心已定,不再犹豫。

背上常备在办公室的行军背囊,我急速回家。妞妞看见我背着背囊到家,她明白了,喃喃地说:爸爸,你这么不爱干净,你一定要勤洗澡勤洗手。我眼睛一热,赶紧走到卧室收拾衣服。妞妞看见我把一条条烟塞进背囊,开始念叨:爸爸,你不要抽这么多烟,影响你的肺功能,抵抗力会下降的。我也没有了平时在女儿面前嬉皮笑脸的状态,挤出点笑容:爸爸晓得,乖妞妞放心嘛,没有那么严重。

吃过午饭,我就背上背囊去办公室,出门时跟妞妞说:等爸爸晚上回来吃饭。妞妞这时心情好了很多,说:爸爸早点回来,婆婆做了很多好吃的。下午,信息逐渐明确,当晚就要出发,家是回不去了。一忙起来,也顾不上跟家里说。晚上七点半,我们出征了。这时,我接到老婆的电话:快回来吃饭了。我说:我们出发了,现在去机场。电话那头是一阵沉默……我也沉默,我很想说,我把平时存的一点私房钱放在办公室什么地方。我忍住了,我想我会回来的,希望这就是个永远的秘密吧,回来用这些钱给我最爱的妞妞买衣服吃牛排。

艰难时刻,我们要做的就是鼓励他们,并带来生的希望

2月6日 天气 雨

薛友儒 山东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队员,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监护专业护师

湖北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

虽然之前在ICU已经上过无数个白班和夜班,但我知道这个白班与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所不同,第一次,我将会和新冠状病毒性肺炎患者进行面对面亲密接触。

戴好N95口罩、帽子、护目镜,带上两层手套,再穿上厚厚的防护服、鞋套、隔离衣,我在心里默念,一件都不能少,穿完感觉已经出汗了。进入病区后发现,护士的工作量很大,总共收治了40多个患者,而 2名护士要负责这些患者的治疗和日常生活,工作强度可想而知。

患者大多数是老年患者,本来就行动不便,加上疾病的折磨,让患者看起来让人更加动容。生命是脆弱而又坚强的存在,在这样艰难的时刻,我们要做的,就是照顾好他们,不断鼓励他们,给他们带来生的希望。

虽然一个班的时间只有3个小时,但当结束这3小时的工作后,我们4人感觉比在ICU的8小时还累。N95口罩、防护服的密闭性很强,周身严密的防护让我觉得有些呼吸困难,护目镜里已经由开始的雾气逐渐变为水滴,然后由水滴逐渐汇聚成护目镜里流动的水,我们只有不停地调整视线角度,然后尽量靠近患者从仅有的缝隙中寻找最好的操作视野!

前几个班次的很多同事都出现了恶心、头疼、心慌的症状,但是没有一个人退缩,因为多坚持一分钟就可以让其他同事多休息一分钟。当脱下防护装备时,里面贴身的衣物全都湿透了,双手因为出汗而被浸泡得发白,甚至能搓下一层白色的附着物。

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,也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泰然前行;选择逆行,我们就有必胜的信念,愿天佑中华,武汉加油!

我逗老奶奶开心

2月6日 天气 小雨

苏达盛 广东省中医院大学城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

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

今天在隔离病区里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。当我给32床的老奶奶做治疗时,她操着一口湖北口音说:“小医生,为啥子我一打针就总想上厕所啊?上厕所回来,这针也不滴了,以前在家也不会,是不是我的肾有问题呢?”

我想这可能与奶奶有点焦虑、紧张有关。为了缓解奶奶的紧张情绪,我也模仿奶奶的湖北口音:“奶奶,您不要紧张,您的肾脏没事,就好像有些运动员一样,比赛前一紧张,就想去厕所。有些学生考试紧张也老是上厕所啊,您没事!”

“我老了,你不要骗我!”

“您哪里老呀?如果说我们像早上的太阳,您就是中午的太阳,正灿烂呢!”

奶奶笑着说:“如果你能天天像这样逗我开心,我的病就快好了!”

疾病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可怕,可怕的是我们内心不够强大。请相信所有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。“我们在,请放心!”

只祈彼此身长健,同处何曾有别离!